翌学

致迷茫中的教师:隧道口的光芒就在下一分钟的坚持里

发布人:小翌君 发布时间:2020-10-26 16:58:32

在教育生涯中,您一定也有过这样的时刻:教学工作遭遇瓶颈、班级管理障碍重重,旧有的方式无法适应变化的环境,于是陷入迷茫和焦虑。该怎么办?还要继续坚持吗?今天我们与您分享的这篇文章来自一位一线教师,他想以自己多年对教师成长问题的观察对您说:隧道的光芒就在下一分钟的坚持里。

致迷茫中的教师:隧道口的光芒就在下一分钟的坚持里

 

新入职的教师都是“潜力股”,各有所长,但由于教学经验欠缺,优势也都不太能发挥出来,相互间的差距并不大。但当青年教师走过了10年或15年,差距就慢慢拉开了。教师的差距是一种客观存在,我们无法忽视。
 

单单一个午休时间,就能看出教师管理能力的高低。有的班主任基本不说什么,学生就能有序吃饭、午睡,老师的眼神似乎都能说话;而有的老师高声大喊,班级学生照样混乱不堪,最后只好做怒火中烧状,来回走动单独“敲打”不遵守纪律的孩子,才能保证不出更大的尴尬。这就体现了教师在管理水平上的差距。而教师在教学水平上的差距会更悬殊,高下之分很明显,能直接影响教学质量和学生、家长的满意度。也正因如此,提升教师队伍的整体水平是每所学校都要做的一件事。
 

笔者常年关注教师成长问题,从中也发现了一些规律。一位教师想要获得较高的教育教学水平,有一定的先天因素影响,后天因素更具决定性,这其中比较重要的因素是不断学习、不断实践,还有不断反思,而关键时刻的把握常常也会起到决定性作用。对于这一点,很多教师都没意识到,提到的人也不多。
 

前一段时间,学校开展语文教研活动,选派李老师出课供大家研讨。李老师态度端正,搜集整理备课资料,虚心向同事请教,在平行班级中反复试讲,可是大家听完都纷纷皱起了眉头,总是感到不满意:不是教材未吃透,就是教法不合理,一番努力下来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,李老师的内心都崩溃了。
 

我知道,这一刻也正是李老师的关键时刻,越过去就能讲出一节好课,否则就可能永远原地打转,甚至类似的机会也很难再有了,即使有,他也完全没有了再次闯关的勇气和心气。我们鼓励李老师不要放弃,他自己也韧性十足,在不影响正常教学的前提下不停地改进备课,不停地试讲,最终在教研会上大放光彩。后来,这节课的录像获评市级一等优秀课。
 

此刻我无法判断,这段经历对于年轻的李老师的未来会产生多大的影响,但这一刻的汗水和心血一定都会转变成强大的教学能力,因为我不止一次地看到,一旦某位教师讲出一两节地道的好课,往往就能打开一道大门,能够触类旁通并转化成巨大的能力,引导他走上教学水平提升的正途。正所谓“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”。
 

痛苦往往是长功力的前提。
 

同样地,今年的线上教学期间,中年教师也经历了一次重大考验,许多人对线上教学既畏难又抵触,普遍认为线上教学对中年教师更具挑战,他们都必须过三个难关,分别是心理关、技术关和自我评价关,早已对课堂教学驾轻就熟的中年教师,尤其是那种很有成就的中年教师对线上教学更抵触。但有一位善于学习的中年教师却摆正了自己的态度,没有抱怨线上教学的先天不足,而是不断钻研。她没有“网络原住民”的先天优势,“三关”过得非常痛苦,对自己的网上形象怎么看怎么别扭,一度删除了自己在网上留存的所有教学视频,但她还是坚持钻研和摸索,最终过了“三关”,还开发出一种新的会议模式进行教学,有了很好的效果,得到大家的效仿。
 

教师个人的成长过程也是其人生成长的一部分,一种不投机取巧的严肃态度很重要,一份坚持到底的决心更重要,而且每个探索者都必须认识到,最难最难的一刻,也就是自己马上要放弃的一刻,很可能还是自己即将脱胎换骨的一刻,咬紧牙关再挺一刻,不放弃,不回避,继续保持不投机取巧的态度,迎着困难上,就会得到回馈——能力上的大升级。
 

“龙场悟道”讲的是大哲人王阳明意识到人生真谛的故事,那是他人生最灰暗的一刻,他被贬到偏远的地方,精神受到打击,前途未卜,物质条件也不适合人的生存,而且他的学问似乎也做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他数日未眠,身心极度痛苦,头脑却一直在转,终于在一个夜晚他想清楚了人生和事理,悟出了自己的道。从此他的内心不再犹疑,他坚信的真理也指导着他的人生不断创造奇迹。
 

今天仔细思索,“龙场悟道”应该是一种普遍的现象,它注定会出现在那些真诚追寻人生意义或事业境界的人身上,这些人不断尝试各种路径,最终会走到一个死胡同,达到一种极度的痛苦、完全的迷茫状态,但这一刻只要他依旧没有停止追寻,没有放弃先前定下的行动原则,没有回避问题或转移注意力,咬定青山不放松,那么或早或晚,顿悟的一刻就会来临。
 

骨干班主任邢老师当年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,同事多年,大家都曾目睹过他批评学生时拍桌子、摔椅子,甚至“接触”过学生的身体,在办公室、在教室、在操场......但一件事却彻底改变了他。他班里的一位学生在校内打架且拒不认错,气愤中他近乎习惯性地扬起了手臂,却发现正在发育的男生个头、块头已经超过了自己,正在用冷漠甚至挑衅的眼神看着自己......
 

这一刻,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“对待”学生了。但这个班级还怎样管?班主任还怎么做?这之后,他几乎彻夜难眠,感到一片茫然。他当然不愿意被扣上“欺软怕硬”的头衔,所以便干脆做了最彻底的假设:如果体力不如学生,自己就放弃教书育人了吗?显然不能!现实中那么多优秀教师用实践和成就告诉他还有很多别的方法,他发现真正的原因恐怕是自己心中深藏着的恐惧与焦虑,可以说,每一名对学生使用暴力的教师的内心,无不隐藏着对自己无能、无奈的恐惧。要从这个泥潭中拔出脚来,慢慢地改变自我,这个反思与改变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,他大概用了一年多的时间,才彻底重新找到了方向,重新审视自我,开始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丰厚、更有底蕴、更自信,开始用“科学、民主”的理念管理班级和学生,如今他已经成了一位班级管理的能手,骨干班主任。
 

没有激烈的心灵博弈与挣扎,任何教师都难以锻造出出色的教育智慧及强大的执教能力。笔者在这里强调的是,我们必须有这样一种信念,极度的痛苦和完全的迷茫不是一种常态,自己先前的各种努力也不会消失,一定要在黑暗与迷茫中坚持再坚持,隧道口的光芒就在你下一分钟的坚持里,放弃这关键的一刻,你很可能会抱憾终生。
 

(作者单位系辽宁省凌源市万元店中心校)

文章来源 | 2020年第19期《人民教育》杂志

作者 | 韩庆文

翌学

最新资讯